你我快乐的生活,有人却在负重前行.

2月12日,美国航天局(NASA)兴奋地发了一条推特,开头便如此写道。

“好消息!过去20年中,世界变得越来越“绿色”了。来自‘NASA地球’的卫星资料显示,是中国和印度的行动主导了地球变绿!其中,仅中国一个国家的植被增加量,更是占到过去17年里全球植被总增加量的至少25%。”

1

关于NASA公布的相关资料,2月11日的英国《自然》杂志网站一篇文章曾给出更为详细的佐证。

文章介绍了美国波士顿大学的一项研究成果:研究人员通过检视NASA卫星在2000年至2017年期间收集的遥感数据,发现了“意外之喜”:全球绿化面积“逆势上涨”,增加了5%,相当于多出了一个亚马孙热带雨林的面积。

而对此作出主要贡献的,则是中国和印度起到的引领和推动作用。

2

▲NASA官网配图

现在,通过分析近20年来累计的卫星遥感数据,这些研究者终于可以确定:正是中国和印度的人类活动,推动了全球绿色覆盖面积的增加。

那么,中国和印度是如何做到“打破常识”的呢?科学家认为答案很明确,就是植树造林和农业集约化。

研究给出的数据显示:中国新增绿化面积的42%来自于植树造林,32%来自农业,而印度新增绿化面积则主要来自农业,占比达82%。

“中印共同努力,让两国在可耕作土地面积没有大幅变化的情况下,既确保了粮食产量增长,又大幅增加了绿化面积。自2000年以来,两国谷物,蔬菜,水果等的产量增加了35%至40%。”研究人员说道。

森林资源是地球上最重要的资源之一,是生物多样化的基础,它不仅能够为生产和生活提供多种宝贵的木材和原材料,能够为人类经济生活提供多种物品,更重要的是森林能够调节气候、保持水土、防止、减轻旱涝、风沙、冰雹等自然灾害;还有净化空气、消除噪音等功能;同时森林还是天然的动植物园,哺育着各种飞禽走兽和生长着多种珍贵林木和药材。

但是,在兴奋之余,研究人员也指出,中印两国绿化面积的增加难以替代其他地区的减少。巴西和印尼的热带雨林退化就比较严重,对可持续发展和生物多样性造成巨大影响。

3

中国幅员辽阔,由于各地自然条件不同,加之植物种类繁多,森林植物和森林类型极为丰富多样:

(1)南方山区面积大,气候条件好,具有林业生产潜力,大力发展用材林、竹林和多种经济林木,能提供大宗竹木材料和多种林产品,既能提供国民经济建设和各种工业原料,又可用作人民生产生活资料。南方是多山的地区,不少山地坡度很陡,雨量多并常出现暴雨。因此森林对涵养水源、保持土壤,减免洪水灾害和下游河流、湖泊、水库的淤积有重要作用。

(2)位于青藏高原的东南部,是中国第2重要天然林区。这一林区海拔高差很大,森林主要分布于山坡中下部,一般在4000米以下。本区因位于长江许多支流的上游,森林涵养水源的功能应充分重视。 在陡坡、 山脊的森林应划作水源林,并应划定必要的自然保护区,保存珍稀物种和森林类型

(3)华北林区的范围,大致北自辽宁南部,南到淮河以北,包括华北广大山区。本区需大力保护和培育森林,生产用材、薪材并涵养水源,保持土壤。

(4)华南热带林区是中国热量最丰富的地区,但这里有漫长的旱季的偶尔出现的10℃或以下的低温。因此,要采取防干风、低温的措施。海南岛种植橡胶前,栽种防风林带收到良好效益。

中国森林除分布于上述各林区外,在广阔的西北干旱、半干旱地区,绿洲境内及沿河流以及一定高度的山地也有森林分布,如新疆塔里木河流域的胡杨林、天山、祁连山中山地段的云杉林等。此外,在中国东部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平原、盆地和三角洲,原有天然林早已破坏,只有零星散生的树种和小片丛林。20世纪50年代以来营造了农田防护林、农林间种和四旁植树。

4

你我快乐生活,有人负重前行

(1)1988年4月,60岁的杨善洲同志决定要回到家乡施甸大亮山种树,为家乡百姓造一片绿洲。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滞后,当地农民缺衣少粮,就开始大规模的毁林开荒,原本翠绿的大亮山生态遭到极大破坏,山光水枯,荒凉空旷,山石裸露,山间溪流逐年减少乃至枯竭,当地农民饮水大多要到几公里外的地方人挑马驮,周边十几个村也陷入"一人种三亩,三亩吃不饱"的贫困境地。为了增加粮食产量,村民只有进一步开荒耕种面积,导致了生态环境急剧恶化。

大亮山的生态修复,使一些濒临灭绝的动植物得到保存,,周边居民修枝打杈就能解决烧柴问题,通过合理采收干巴菌等山珍实现增收。2009年9月至2010年5月,保山遭遇了百年不遇的特大干旱,但由于大亮山的植被非常好,涵养的水源多,水量充裕,周边群众的生产生活用水在干旱期间仍然充足。2009年4月,杨善洲将活立木蓄积量价值超过3亿元的大亮山林场经营管理权无偿移交给国家。

(2)前半生,他是全国著名的伐树英雄,为了新中国的建设需要,他披星戴月,拼命伐树。后半生,他是远近闻名的植树模范,响应祖国号召绿化荒山,带领全家种树“还债”。

持续了几十年的砍伐,引发了严重的水土流失。看到由于过度采伐而荒芜的小兴安岭,马永顺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他下定决心“偿还债务”:过去砍多少,现在就种多少!

在全家人的帮助下,1994年,已经81岁高龄的马永顺终于还清了这笔“植树债”。可是“马家军”并没有停止植树,马永顺说:“只要我的身子骨不散,就还要上山栽树,我这是替所有伐木的人还的账。”这句话,让世界为之动容。

1998年,马永顺荣获联合国颁发的“全球环保五百佳”荣誉称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