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讷曾经生活困难想向父亲要一点生活费

看文拉到底,处处有精彩!

  从前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逼婚”才会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而现在无时无刻不在渗透进每个时刻和角落。 不光是父母在盯着单身青年们希望他们尽快能够恋爱结婚马上就生两个孩子,很多单身青年自己也进入一种“魔怔”的状态,好像比赛一样,如果别人恋爱了而自己没有,着急;如果同龄人都陆续结婚了,而自己没有,急! 着急的是什么呢? 人生又不是百米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全部的程序,马上就要冲刺到结尾。为什么非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跟别人比个高低呢? 有趣的是,我们总是觉得别人太着急,太浮躁了,可是却没有留意过:咦,我自己呢? 前几天看一个美剧,有个情节很有代表性:姐妹两个从小比较到大,姐姐漂亮优秀招人喜欢,妹妹总感觉自己像个“小透明”。 所以,在结婚这件事上,她以最快的速度搞定了——我要比姐姐先结婚,所有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我这里,我才是最闪耀的! 她的确是实现了愿望,嫁给了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书呆子式的男人,没多久就以离婚告终。 到底是在着急什么呢? 为了获得关注,获得成功,获得别人的“赞许”,而放弃去思考自己真正想做的、想要的,放弃想清楚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度,在春花里享醉人的芬芳。三月的风景,陪我们一路向梦想的地方进发;三月的风景,让我们路上不再孤独,不再迷茫,不再彷徨;三月的风景,让我们的青春更加色彩斑斓,鸟语花香。

李云鹤年轻时追求进步,于1937年秋奔赴延安,在延安产生了传奇爱情。结婚后,于1940年在延安生育了一个女儿,这女儿就是李讷,是她唯一亲生女儿。李讷,1959年考入北京大学,因中间休学一年,1965年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分配在《解放军报》社当编辑。文革开始,她的母亲一马当先,成了“文革先锋”。那大浪大潮,把李讷也卷了进去。凭着李讷那“响当当”的背景,才二十六岁就当上了《解放军报》总编辑。此时,她用笔名“萧力”。

不过,李讷没干多久总编辑,就被父亲调去当联络员。她当联络员倒也是合适。她的年龄跟红卫兵相仿,穿一身军装,可以随便进出各大学,了解到的第一手材料,及时向父亲汇报,使父亲了解“文革”时期基层红卫兵的一些情况。

1970年初,父亲又让“萧力”到井冈山那里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五·七”干校锻炼。这一次锻炼,使公主爱上了很普通的平民青年。她在“五·七”干校锻炼期间,跟服务员小徐相识、相爱了。这小徐曾经在北戴河管理处当服务员,父亲是山海关车站的扳道工。李讷会爱上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小伙子,人们颇为震惊。母亲知道后坚决反对,无奈女儿心意已决,就写了一份要求与小徐结婚的申请报告给父亲。结果,父亲在报告上写下批示:“同意,转江青阅。”这下子,她的母亲无可奈何,只得同意。

李讷和小徐在“五·七”干校举行了简朴的婚礼。不过,婚后不久,李讷和小徐就因性格不合、志趣不同,感情产生裂痕,彼此分居。但李讷已怀孕,1972年5月生下一个儿子。孩子来了,自己要工作,就得雇了一个保姆。既要给孩子买牛奶,又要付保姆费,李讷的工资低,钱不够用,生活感到很困难了。

生活困难了,就想向父母求助,她知道母亲也是没钱,就想向父亲要钱,但又不敢直接开口。1973年,李讷就将她的困难向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张耀祠汇报了,请求爸爸给予帮助。她说:“我不敢跟爸爸说,怕爸爸说我过不了艰苦的生活,请张叔叔跟爸爸说说。”张耀祠很同情李讷,如实地报告给了毛泽东。

看文拉到底,处处有精彩!

  从前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逼婚”才会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而现在无时无刻不在渗透进每个时刻和角落。 不光是父母在盯着单身青年们希望他们尽快能够恋爱结婚马上就生两个孩子,很多单身青年自己也进入一种“魔怔”的状态,好像比赛一样,如果别人恋爱了而自己没有,着急;如果同龄人都陆续结婚了,而自己没有,急! 着急的是什么呢? 人生又不是百米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全部的程序,马上就要冲刺到结尾。为什么非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跟别人比个高低呢? 有趣的是,我们总是觉得别人太着急,太浮躁了,可是却没有留意过:咦,我自己呢? 前几天看一个美剧,有个情节很有代表性:姐妹两个从小比较到大,姐姐漂亮优秀招人喜欢,妹妹总感觉自己像个“小透明”。 所以,在结婚这件事上,她以最快的速度搞定了——我要比姐姐先结婚,所有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我这里,我才是最闪耀的! 她的确是实现了愿望,嫁给了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书呆子式的男人,没多久就以离婚告终。 到底是在着急什么呢? 为了获得关注,获得成功,获得别人的“赞许”,而放弃去思考自己真正想做的、想要的,放弃想清楚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度,在春花里享醉人的芬芳。三月的风景,陪我们一路向梦想的地方进发;三月的风景,让我们路上不再孤独,不再迷茫,不再彷徨;三月的风景,让我们的青春更加色彩斑斓,鸟语花香。

毛泽东表示同意给予李讷帮助,并问张耀祠给多少钱合适?张耀祠鼓起勇气说:“那就给8000元吧。”毛泽东想了想说:“江青、贺子珍、李敏、李讷每个人给8000元,平均吧。”于是,主席批了一个条子,从他的稿费里取出了32000元人民币,给江青、贺子珍、李敏、李讷每人8000元。

李讷的第一次婚姻,生育了的这个儿子,取名徐小宁。后来,李讷跟王景清结婚后,把儿子改名王效芝。王效芝,1972年生于江西,曾经就读于北京市外事旅游职业高中,后下海经商,认真打理着自己亲手创建的公司。

看文拉到底,处处有精彩!

  从前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逼婚”才会成为炙手可热的话题,而现在无时无刻不在渗透进每个时刻和角落。 不光是父母在盯着单身青年们希望他们尽快能够恋爱结婚马上就生两个孩子,很多单身青年自己也进入一种“魔怔”的状态,好像比赛一样,如果别人恋爱了而自己没有,着急;如果同龄人都陆续结婚了,而自己没有,急! 着急的是什么呢? 人生又不是百米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全部的程序,马上就要冲刺到结尾。为什么非要在很短的时间内,跟别人比个高低呢? 有趣的是,我们总是觉得别人太着急,太浮躁了,可是却没有留意过:咦,我自己呢? 前几天看一个美剧,有个情节很有代表性:姐妹两个从小比较到大,姐姐漂亮优秀招人喜欢,妹妹总感觉自己像个“小透明”。 所以,在结婚这件事上,她以最快的速度搞定了——我要比姐姐先结婚,所有的注意力都会集中在我这里,我才是最闪耀的! 她的确是实现了愿望,嫁给了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书呆子式的男人,没多久就以离婚告终。 到底是在着急什么呢? 为了获得关注,获得成功,获得别人的“赞许”,而放弃去思考自己真正想做的、想要的,放弃想清楚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 度,在春花里享醉人的芬芳。三月的风景,陪我们一路向梦想的地方进发;三月的风景,让我们路上不再孤独,不再迷茫,不再彷徨;三月的风景,让我们的青春更加色彩斑斓,鸟语花香。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