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的快乐生活

  在欲界天上真的是过著五欲充足快乐的生活,因为一个欲界天人有五百天女来服侍,每一位天女又有七位侍女侍奉著;在天界中不用上班工作赚钱,来满足买房、买车、教育、饮食等等开销,自然就有华丽庄严的天宫可安住,而且五通具足(有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宿命通),可以到处飞来飞去,四处游玩,真是乐不思蜀,哪里还可能会想到要修行!所以,菩萨不乐生天享福。

  《起世因本经》卷7〈三十三天品 第8〉:

  诸比丘!诸天别有十种之法。何等为十?诸比丘!一、诸天行来去无边;二、诸天行来去无碍;三、诸天行无有迟疾;四、诸天行脚无踪迹;五、诸天身无患疲乏;六、诸天身有形无影;七、诸天无大小便;八、诸天身无有涕唾;九、诸天身清净微妙,无有脂髓皮肉及血筋骨脉等;十、诸天身欲现长短青黄赤白大小麤细,随意悉能,并皆端正,可喜殊绝,令人爱乐。诸天之身,有此十种不可思议。诸比丘!又诸天身,充实不虚悉皆平满;齿白方密,发青齐整柔软光泽;身自然明,有神通力飞腾虚空;眼视不瞬,璎珞自然衣无垢腻。

  天界中还有十种殊胜可爱之法:第一、天人之行可以来去无有边际限制;第二、天人之行可以来去无有障碍;第三、天人之行没有快慢的差别;第四、天人之行不会留下踪迹;第五、天人身体的功能不会疲倦匮乏;第六、天人之身虽有形体但不会有影子;第七、天人没有大小便等污秽产生;第八、天人的身体没有鼻涕、眼泪、唾液等不净;第九、天人的身体清净微细胜妙,没有油脂、骨髓、皮肉和血液、筋、骨、气脉等不清净的组织;第十、天人的天身,想要变长变短,或颜色显示青、黄、赤、白,乃至是要变大变小、变粗变细等,都能随意变化,并且不论怎么变化都会很端正,令人看了欢喜爱乐。1 而且天人的天身,都充实不会有凹陷空虚或瘦骨嶙峋缺少福德的模样 2,个个都很平滑圆满,牙齿也是又白又整齐也很紧密,头发乌黑整齐、柔软而有光泽,身体有自然的光明。天人也都有神通力,可以在虚空中随意来去;天眼所视,不需左顾右盼也不需眨眼,一切都能清晰分明,璎珞庄严自然而有,天衣光洁不会有任何污垢或油腻。

  注1 案:由经典中的开示也充分证明了,喇嘛教(假藏传佛教)所供奉敬仰与崇拜的“佛像、护法神像”,都是些青面獠牙,能令众生产生怖畏、厌恶等污秽不净的众生,连欲界天的层次都还称不上,只是些比大部分人类果报更差的低阶鬼神种类罢了。

  注2 案:由经典中的开示也充分证明了,就算只是欲界天人,都有福德庄严之相,而不会有干扁瘦弱的样貌,何况是福慧圆满具足的 佛陀,更不可能会是干扁瘦弱的模样,如果有人制作出过瘦或过胖的塑像,还说那是诸佛世尊的圣像,那就是在谤佛,学人皆应以智慧谨慎简择。

  可以往生欲界天者,是因为身口意行广修十善的关系,因此在身坏命终后,他的如来藏就会帮他出生欲界天身,就在欲界天的天人或天女的两膝内化生出来,刚出生时就像人间的十二岁小孩那样,如果是生而为男就从天子的两膝旁出生;如果是生而为女就从天女的大腿内侧出生。就像这样出生以后,天子或天女就说:“这是我的儿子、女儿”。3而修善往生欲界天之后,一般来说这位天子或天女若是利根者,都会记得自己是何因缘来生天界的。如果是钝根的天人,就只顾著享乐其他都不在意了。如《贤愚经》卷5〈迦旃延教老母卖贫品 第26〉4:【生天之法,其利根者,自知来缘,钝根生者,但知受乐。】

  注3《起世因本经》卷7〈三十三天品 第8〉:“诸比丘!复有一种,以身善行、口意善行,如是作已,彼因缘故,身坏命终,生于天上,此处识灭,彼天上识初相续生。彼识生时,即共名色一时俱生,有名色故,即生六入。诸比丘!彼于天中,或在天子、或在天女,加趺处生、或两膝内髀股间生。初出之时,状如人间十二岁儿。若是天男,即于天子坐膝边生;若是天女,即天玉女髀股内生。如是生已,彼天即称是我儿女,如是应知。”(《大正藏》册1,页401,中3-11)

  注4《贤愚经》卷5〈迦旃延教老母卖贫品 第26〉的故事请详见本书第二章〈布施之论〉之第二节第二目。

  所以,利根的天人都会知道自己过去生因为身口意修了十善业道,所以生到此天当中。又当他想要饮食,才念著要吃的时候,就会有许多珍宝所成的器皿现前,并且装满了非常好的美味甘露饮食,随著每个天人的福报而有差异,果报最殊胜者受用最好的食物是白色、最好吃,中等的是红色,下等的则是黑色;食物都是入口即化,自然消化而无残渣污秽。如果想喝饮料,就有杯子装著美酒供他饮用,同样是看这个天人的福报是上等、中等或下等的差别,美酒的颜色也是分为白、红、黑三类;喝了以后也是自然消化而没有残余排泄。吃饱喝足后,这位初生的天子或天女就长大了,跟一般的天子、天女身形同样的大小。身体既然长大了,就各自随意走向澡浴池边。进入彼池水内,澡浴清净,欢喜受乐。洗浴之后就到香树的旁边,这时香树的树枝自然低下,从树枝中散发出种种妙香,流入他的手中,就用这个妙香涂身。接著又到了衣树旁,也是一样树枝垂下来,有许多微妙的好衣服,使他可以拿起穿著。穿好衣服后接著到璎珞树,一样树枝自然垂下种种美好的天衣,及璎珞树有许多璎珞可带在身上,庄严自身。接著又到华鬘树旁,树枝垂下流出种种妙好华鬘,拿来装饰头发。又到了器具树,有许多众宝杂器,随意入手。又到了果林中,盛著种种水果可以吃或取汁饮用。接著又到了音乐树边,树亦低垂,自然而出种种乐器,随意而取,开始弹奏或打击乐器、唱歌跳舞,总之音声微妙。接著又走到游憩的林苑。进入林苑中时,就看见无量无数的诸天玉女。在这位天子还没有看见诸天玉女的时候,所有前世的知见和业报:“我从何处而来生到此天中,我自己过去身造何业,今生受此报。”对于因果业报了了分明,也记忆起宿世之事,犹如观看自己的指掌。但是,因为看见了美妙的诸天玉女之后,沉迷于天女的美色,因此意识心中正念觉察的智慧就被遮盖而消失了,开始耽著于欲望,接著口中就唱言:“好美貌的天界玉女啊!好美貌的天界玉女啊!”这就是欲爱的束缚。5

  注5《起世因本经》卷7〈三十三天品 第8〉:“诸比丘!修善生天,有如是法。若初生时,是诸天子及天女等,以自业因所熏习故,生三种念:一者自知从何处死,二者自知今此处生,三者知此生是何业果、是何福报,以我彼处身命坏已,来生此间。又如是念:‘缘我有是三种业果、三种业熟,得来生此。何者为三?所谓身善行,口、意善行。此等三业,果报熟故,身坏命终,来于此处。’复作是念:‘愿我今于此处死已,当生人间。我于彼处,如是生已,还修身、口及意善行。以身、口、意行善行故,身坏败已,还来此生。’作是念已即便思食。彼念食时,即于彼前有众宝器,自然盛满天须陀味种种出生。若天子中有胜上者,彼须陀味其色最白;若其天子果报中者,彼须陀味其色即赤;若有天子福德下者,彼须陀味其色现黑。时彼天子,即以手取天须陀味,内于口中,彼须陀味,既入天口,即自渐渐融消变化。譬如酥及生酥掷置火中,即自融消,无有形影;如是如是,天须陀味,置于口中,自然消化,亦复如是。食须陀已,若其渴时,即于彼前,有天宝器,盛满天酒,福上中下,白赤黑色,略说如前,入口消化,融消亦尔。时彼天子,食饮讫已,而其身体,上下大小,如彼旧生诸天子、天女等。诸比丘!若诸天子及诸天女,身体既充,各随意向或诣池边。到池边已,入彼池内,澡浴清净,欢喜受乐。既出池上,诣香树边,时彼香树枝自然低,从枝中出种种妙香,流入手中,即以涂身。复诣衣树,到已如前,亦为之低,而彼树中,又出种种微妙好衣,至手边已,即取而著。既著衣已,诣璎珞树,如是自低,垂流入手,或系或著,以庄严身。如是复诣华鬘树所,如前低垂,流出种种妙好华鬘。持饰头已,便向器树,树出种种众宝杂器,随意入手,将诣果林,盛种种果,或即噉食,或取汁饮。如是复诣音乐树边,树亦低垂,自然而出种种乐器,随意而取,或弹或打、或歌或舞,音声微妙,即便诣向林苑之中。入苑中已,于彼即见无量无边百数、千数,无量百千万亿之数诸天玉女。若未见女,所有前世知见业报:‘我从何处而来生此,如我此身,今受斯报。’果业熟故,彼于此时,了了分明,忆宿世事,犹如指掌。以见天女,迷诸色故,正念觉察智心即灭,既失前生,著现在欲,口唯唱言:‘天玉女耶!天玉女耶!’如是名为欲爱之缚。诸比丘!此则名为三种善行。”(《大正藏》册1,页401,中12-下28)

我深敬汝等,不敢輕慢。所以者何?汝等皆行菩薩道,當得作佛。 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 復興佛教正法,就靠大家一起努力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