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生活加一片柠檬

给生活加一片柠檬

张军霞

香港作家李碧华的《加一片柠檬》,将饮食与哲理揉合在一起,或犀利,或俏皮,让人捧读之余,仿佛看到一份份活色生香的饮食档案。

说到喝茶,李碧华说不管上哪间酒楼食肆,也不管你点的是普洱,或者铁观音,服务员往往冲了水,端上桌,马上就给各位倒茶。那些液体,连颜色也来不及变,仍是开水似的,别说茶味了。世上有好多东西,是快不了,虽然不能用检验、分析、称量……来定好坏,但付出多一点时间,它就可以释放出更佳的内涵。那么,我们真有那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吗?不如等一等,让生活的茶泡出好滋味吧。

台湾的师范大学,每年六月要举行“西瓜节”。男生女生借送瓜之机,互相传情达意。不管是圆形或椭圆形的西瓜,也不管瓜皮呈深绿、绿白,每个西瓜,必有一片呈黄色的地方。作者告诉我们,那是因为西瓜成长时,躺卧地面,重量集中一处,于是糖分也凝聚于此最下方位置,成为整个西瓜最甜的一片。想想我们平时吃西瓜,都会感觉这片颜色不好看,以为有问题,却没有留意到最丑的,原来却是最美的。现实生活中,不仅是一个小小的西瓜,以貌取人的事情可谓屡见不鲜。

 作者吃过山东的“孔府菜”,其中有一道菜“充满恨意”,叫做“烧秦皇鱼骨”。用鲨鱼骨为主角,因为秦始皇对读书人有戒心,曾焚书坑儒,孔家后人对他非常憎恨,借做菜之机,把他“火烧火燎”。作者调侃道:“想不到,恨也可以成全名菜。”像这样的菜,还有“辣手摧花”,是用青咖喱煮西兰花。“大卸八块”,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其实不过是把排骨斩开,用糖醋来煮一煮罢了。

日本人爱吃鲸鱼。在他们的专卖店里,鲸鱼身体的各个部分可以做成刺青、寿司或火锅用料。鲸鱼的肉、舌头、唇、内脏等等,分门别类,全都可以吃。然而他们是否知道,鲸也和人一样,属于哺乳类动物,有着强烈的家庭观念。小鲸鱼出生在水下世界,不懂得呼吸,母鲸会把它托到水面学习。如果小鲸鱼夭折,母鲸会一直抵住其背部,直到躯体逐渐腐烂时,才会黯然放弃。鲸是如此多情的动物,如同人类一样。难怪作者会感叹:日本人吃鲸像吃人!

因为感冒,朋友送李碧华苹果醋,她喝的时候会用开水稀释,再加上蜂蜜调匀,太浓或太淡都不好。适当的醋意,是生活必须必需品。就像“做人要带点醋意,只要浓度不太高,就避免自伤。完全不吃醋,不妒忌、不眼红,不忐忑担忧,就不会振作。”看来,还是微微的酸味正好。

猪杂本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东西,有一段时间,因为怀疑它含有“哮喘药”,香港一度停售四个月。对于不爱吃猪杂的人来说,中间分别的日子,并不特别怀念,甚至根本不曾留意这件事。但有一位爱吃猪杂的市民,在停售的日子,专程跑到内地享用一顿,以慰相思之苦。作者于是感叹:“不管是谁,总有爱他、等他的人。那时他便是主角了。”

拉面和柠檬,本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偏偏日本有一家面馆,喜欢把拉面的材料铺陈好,再加上几片柠檬。普普通通的一碗面,在作者看来好像化了妆,并不浓艳,却一下子变得芳香宜人。

也许,我们平淡如白开水的生活,也需要一片柠檬来点缀,让每一个日子扫尽沉闷刻板,不仅看起来颜色鲜艳,也增添一些迷人的芳香。蓦然回首处,柠檬就在身畔,从未远离。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