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3个新功能:暴露了一个人爱不爱你

   第1章 认罪    

七月盛夏,正是酷暑难当。

法庭内的气氛庄严肃穆,夏悠然一身蓝色囚服,戴着手铐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

这是她第四次出现在这里,相比第一次的惶恐害怕,惊慌失措她已经适应了许多。

她静静的坐在被告席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没有任何焦距。

直到一声有请证人慕云舟先生,慕云舟三个字让夏悠然呆滞的双眼有了一丝神采。

她转头看向出现在证人席上长身玉立的男人,他穿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衫没有打领带,看起来依旧是那样的璀璨夺目夺人眼球。

一个月没有见他,她是如此的想念他,夏悠然有些贪婪的看着他,慕云舟的目光却半丝不在她//shen//上。

法官正在问他问题:“慕先生,您和被告人夏悠然是什么関//糸?”

“她是我法律上的妻子。”

“慕先生应该很清楚您的证词对判决的影响,请如实回答问题。”

“好!”

“你认为夏婉是夏悠然杀害的吗?”

“是!”

“您觉得夏悠然有什么理由动机去杀害夏婉?”

“因为我!我深爱着夏婉,如果不是夏悠然破坏,我娶的人会是夏婉……”

明明是盛夏七月,可是夏悠然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她的目光定定的落在慕云舟好看的薄唇上面,他说他深爱着夏婉,他深爱的人一直是夏婉!

心仿佛被扯开了一个口子,汩汩的往外流着血。

接下来慕云舟说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见,夏悠然仿佛入定一般,目光飘渺没有任何焦距。

“悠然!乖,把这个喝了!”

“悠然宝贝,老公最喜欢你了!”

“悠然别忘记吃//yao//!”

“悠然宝贝,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宝宝?”

“慕太太,你的输卵管动过手术,压根不可能怀//yun//!”

“啪!”的一声响,夏悠然的思绪被拉回来,法官看着她,所有人都在看着她,法官的声音冷冰冰的:“被告你认罪吗!”

“认罪?”夏悠然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声音低沉暗哑不复从前的糯软甜腻。

她的目光从法庭上所有人的脸上扫过,缓慢悠长,最后落在了刚刚慕云舟站的那个证人席位上面。

慕云舟早已经不在那个位置,可是她的目光却落在那个地方,好一会后脸上带了一丝笑容。

“我认罪,人是我杀的!你们判我死刑吧!我死有余辜!”

“悠然!”为她辩护的律师出声。

“我认罪!我认罪,人是我杀的!是我杀的!”到了此时此刻,她还有什么理由去否认,既然这一切是他需要的,既然已经落到这种地步,活着死去,有自由没有自由还有什么関//糸?

接下来她听不清楚法官在说什么,听不清楚控辩双方在争论什么,似乎是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所有人起立,法官用低沉的声音宣读判决书。

“被告夏悠然,无视法纪,致人死亡,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第2章 翻译    

五年后,临海。

一年一度的企业家年会在临海如火如荼的召开,企业家年会聚集了各地精英企业家,其规模和报道空前盛况。

临海所有传媒都被企业家年会的新闻占据了,就连大街小巷的电子显示屏上都是年会报道实况。

“盛世首席执行官慕云舟先生到达临海!”

夏悠然拉车门的手一顿,目光一下子看向声音来源之处。

白色衬衫,西装搭在手上,英俊的脸上带了浅浅笑意,即使是隔着屏幕夏悠然也能够感觉到那浅笑后面的疏离冷漠。

胸口猛然一窒,心房像是被什么紧紧扼住一样。

五年了!

时光荏苒,岁月对他格外眷顾,那个男人看起来比五年前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了。

“夏小姐!秦先生等着呢!”司机的声音让夏悠然回过神来,她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下了车。

楼上总裁办秦怀远斜靠在沙发上面,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翻看,特助站在一旁汇报:“我们的法语翻译突发疾病送医,事发突然,找不到合适的法语翻译,和本沙明先生晚上的会面可能要推迟了。”

秦怀远停止翻动文件,抬目看向特助:“夏悠然来了没有?”

特助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秦怀远,他在汇报和法国人本沙明的事情,老板突然提到家里的家庭教师干什么?

还没有想明白,门被轻轻叩响了,秦怀远扬声:“进来!”

夏悠然推开门,“秦先生!”

秦怀远目光在夏悠然身上扫过,白色休闲衫,牛仔裤,小白鞋,很简单的穿着打扮,看起来却是那样赏心悦目。

他脸上的神情柔和了许多,“我让你过来是有事情要你帮忙。”

“帮忙?”夏悠然疑惑的看着秦怀远。

“晚上有一个法国客人要过来谈合作,你跟着我过去帮忙翻译一下。”

“翻译?”夏悠然吓一跳,“我不行……我……”

“我说你行,你就行!”秦怀远压根不听她解释,目光看着徐特助,“叫杨秘书带夏小姐去选购几套礼服吧!”

说完目光重新放回了文件上,徐特助看看夏悠然又看看老板,这次和本沙明的会面可不是儿戏,这个年轻漂亮的家庭教师真的能行吗? 老板从来不是不靠谱的人,特别是在工作上面,他自然不敢质疑他的决定,只好对着夏悠然礼貌的伸手:“夏小姐,请跟我来!”

晚上六点,夏悠然和秦怀远一起出现在盛世豪庭,五年没有穿礼服,她总感觉别扭,还有脚下的高跟鞋,不像是平底鞋那样带给她安全感。

她小心翼翼的跟在秦怀远身后穿过走廊,秦怀远拿着手机在打电话,全程说的都是法语,夏悠然就不懂了,他明明法语说得那么好,为什么还要翻译?

心里疑惑着,脚底突然一滑,要死了!

夏悠然以为会出糗摔倒,走在前面的秦怀远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突然转身扶住了她。

半个//shen//子都靠在了他的怀里,她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古龙水味道,不知道为什么,夏悠然脸刷的红了。

她低声说了一声谢谢,快速站稳身子。

以此同时,叮咚一声,走廊一头的电梯门打开了。

慕云舟长身玉立在几个人的陪同下走出了电梯,他英俊的脸上带了一丝浅笑,目光漫不经心的看向前方,突然看见转过走廊的夏悠然的背影。

脸上笑容瞬间隐去了,是她?

不对,发型不对,那个女人一直都是长发披肩,而眼前的背影则是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

而且那个女人此刻不是应该在叶萧和身旁吗?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夏悠然他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第3章 醉酒    

和本沙明的会面比夏悠然想象的轻松,秦怀远法语流利,压根不需要翻译,她只是像一个摆设跟在旁边应应景。

秦怀远在商场威名远扬,谈判可不是盖的,合作很顺利,合同签完,一行人转战早已安排好的包厢用餐。

本沙明带来的人里都是能喝的人,夏悠然身为秦怀远的女伴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她也陪着喝了不少。

这顿饭吃的时间非常长,夏悠然很长时间不喝酒,胃里翻腾不已,脑袋也晕沉沉的。

支撑不住的她起身出了包厢,看她脸色绯红走路摇摇晃晃的,秦怀远看了一眼徐峰,徐峰马上起身跟了出去。

“夏小姐,这是房卡,你去楼上休息一下吧!”徐峰在外面拦住夏悠然递给她一张房卡。

“不是还有客人吗?”夏悠然头晕但是还有意识,她这样中途走人肯定不太好。

“没事,你去休息吧,有我和秦总呢。”

夏悠然实在是没有力气撑,接过房卡晕沉沉的进入了电梯。

电梯一路上行,很快在十九楼停下,夏悠然歪歪倒倒的走出电梯,1909,她看了一眼门牌号拿着房卡准备开门,却没有想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

夏悠然没有多想摇摇晃晃的进入关上门,实在是太晕了,她进入卧室后扑倒在大//chuang//上。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什么东西在//shen//上游走,那感觉有些熟悉,夏悠然不耐烦的挥手,“别闹!让我睡会!”

回答她的是粗重的//chuan//息声和扑鼻而来的酒气,夏悠然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接触到的是一双通红的眸子,慕云舟?

她是在做梦吗?还没有想出所以然,男人的唇一下子覆盖下来。

“唔唔……滚开……你滚开!”

她拼命的挣扎,哪里是慕云舟的对手,他就像是发疯一般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shen//体的力量悬殊让夏悠然没有办法抵挡,她又抓又咬,把能用到的招式都用上了。

男人仿若没有痛觉,只是凶猛的撞//ji//着她……

到最后夏悠然被折腾得失去了意识……

岩浆般滚烫得肌夫贴着她,夏悠然慢慢的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迎面接触到的是一张沉睡的俊颜。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全部涌上脑海,那些屈//ru//的记忆那些不堪的过往,夏悠然猛地挣脱慕云舟的束缚,扬起手一个恶狠狠的耳光摔在他脸上。

这记耳光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慕云舟疼得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他有些茫然,好看的眸子里还带着迷茫,看见夏悠然喷火的双眸,他一下子坐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慕云舟脸上都是不敢置信,凌乱的衣物,满身的痕//ji//,傻子也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夏悠然好看的眸子里都是厌恶,那厌恶刺激着慕云舟的心脏,只是转瞬的惊讶后他脸上神情恢复漠然,声音冷冰冰的,“夏悠然,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一句话刺激得夏悠然浑身发抖,他什么意思?

难道以为是自己主动招惹他?这个恶心之极的男人!

她想也不想就挥手抽过去,手被慕云舟一把抓住了,他漠然的看着她:“夏悠然,你又想搞什么鬼?”

“搞鬼?慕总应该知道好马不吃回头草吧?”夏悠然不怒反笑,“慕总,时至今日你还有什么值得我夏悠然算计的?”

这句话一出口,慕云舟眸色瞬间冷得像冰,猛地推开夏悠然,夏悠然猝不及防一下子从//chuang//上跌到了地上。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她感觉不到疼,笑得越发的大声了,“我记得昨天晚上召的是盛世的当家//niu//郎,慕总什么时候改行了?”

慕云舟狭长的眸子在收缩,嘴唇紧抿,一只手猛的握成拳头,那是他气到极至的表现。

夏悠然仿佛没有看见他的举动,看见自己的包扔在地上,她随手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张毛爷爷扔给慕云舟,“这是//piao//资,慕总请笑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